2021-2022lyb李全球业余羽毛球锦标赛南宁分站摆动起跑

7月29日,由南宁市体育总会主办,北京垄聚体育有限公司承办,南宁市社会体育发展中心、南宁市羽毛球协会协办的2021-2022LYB李永波全球业余羽毛球锦标赛-南宁分站赛在南宁市正式开赛。来自国内低风险地区的2157名羽毛球爱好者将于7月29日-31日在李宁体育园展开激烈竞赛。

中国羽毛球功勋教练、LYB品牌创始人李永波表示,本届LYB李永波全球业余羽毛球锦标赛-南宁分站赛的举行,将会在疫情防控“常态化”的大环境下为广大羽毛球爱好者提供阔别已久的竞技平台,为南宁带来一场羽毛球视听盛宴,吸引和带动广大群众参与运动健身,关注青少年健康成长,充分发挥全民健身在提升全民健康和免疫水平方面的积极作用,推动全民健身与全民健康进一步深度融合,助力疫情阻击战,为社会发展注入体育力量。

赛事期间,主办方精心策划和设置了赛事嘉年华活动,通过展示哪吒汽车及南宁各区特色扶贫产品,向广大球员及社会各界宣传呈现南宁市工业振兴成果,推进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助力赛事圆满成功。羽毛球DIY、四方步测速等嘉年华小游戏也为参赛选手及观众提供一个休闲娱乐的好去处。

近年来,南宁市委、市政府始终坚持把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安全放在首位,坚决落实“疫情要防住,经济要稳住,发展要安全”要求,推动构建更高水平的全民健身公共服务体系,在疫情防控常态化下,有序推进各项体育赛事活动恢复开展,不断增强人民体质,增进人民健康。2021-2022LYB李永波全球业余羽毛球锦标赛南宁分站赛的成功举办,必将会进一步掀起全民健身热潮,充分发挥出全民健身在疾病防治及促进健康方面的积极作用,凝聚起运动健康的强大能量,助力疫情阻击战和健康南宁建设。(中国日报广西记者站)

来源:中国日报网

李和鲍春来参加世界业余羽毛球锦标赛

图为李永波、杜婧、鲍春来一行与青少年球员合影。 黄令妍 摄

中新网南宁7月29日电(黄令妍)2021—2022LYB李永波全球业余羽毛球锦标赛南宁分站赛29日开赛。中国羽毛球功勋教练、LYB品牌创始人李永波,中国羽毛球奥运冠军杜婧,中国羽毛球世界冠军鲍春来现身绿城,共同为赛事挥拍开球。

羽毛球在广西南宁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是南宁市民最喜爱的运动之一。2019年“苏迪曼杯”世界羽毛球混合团体锦标赛曾落户南宁。

图为开球仪式。 主办方供图

李永波表示,本届LYB李永波全球业余羽毛球锦标赛南宁分站赛的举行,在疫情防控“常态化”的大环境下为广大羽毛球爱好者提供阔别已久的竞技平台,带来一场羽毛球盛宴,吸引和带动广大群众参与运动健身,助力疫情阻击战,为社会发展注入体育力量。

本届赛事包含男单、女单、男双、女双、混双5个项目,依据参赛选手年龄分为10个组别,覆盖全年龄段羽毛球运动爱好者。来自国内低风险地区的2157名羽毛球爱好者将于7月29日—31日在南宁李宁体育园展开激烈竞赛。

图为李永波指导小球员。 主办方供图

当天开球仪式结束后,李永波、杜婧、鲍春来一行人走访南宁羽毛球俱乐部及南宁市体育场,与教练员、青少年运动员亲切互动,传授羽毛球技巧,分享夺冠励志故事,传播奋力拼搏的体育冠军精神。李永波称,羽毛球这样的“抬头”运动,对青少年的身心健康、智慧提升非常有帮助,是探索体教融合的良好路径。

本届赛事由南宁市体育总会主办,北京垄聚体育有限公司承办,南宁市社会体育发展中心、南宁市羽毛球协会协办。(完)

北京丰台全民健身体育节羽毛球比赛开始

7月29日,由北京市丰台区体育局、丰台区社会体育管理中心主办,丰台区羽毛球协会承办的丰台区全民健身体育节羽毛球比赛成功举行,本次比赛共吸引了34家单位近300余名业余羽毛球爱好者参加。

根据市、区两级疫情防控要求,主办方特制定了《疫情防控工作方案》《应急预案》以及《疫情防控措施》,严格落实各项防疫措施,为比赛的顺利进行保驾护航。

本次比赛在新建成的丰台羽协综合训练馆进行,为羽毛球爱好者提供了一个相互学习相互交流的平台,增进了各单位之间的友谊,焕发了激情与活力。比赛中运动员们认真参与,裁判员严谨值裁,工作人员精心组织,确保了比赛圆满举办。

比赛共设立了男双、女双、混双三个项目,采用中国羽毛球协会最新审定的《羽毛球竞赛规则》,先进行分组单循环赛,再进行第二阶段淘汰赛决出进入前8名的选手,每场比赛均采用单局21分制。

本次比赛旨在构建亲民、为民、利民的全民健身公共服务体系,积极唱响“全民健身、共创和谐”的美丽旋律。主办方希望通过比赛的举办,为推进群众文化体育交流,促进群众体育文化水平成长发挥作用,贡献力量。

作者:刘艾林

来源: 北京青年报

羽毛球是:如果它不在重复中爆发,它就会在重复中“消亡”

我们看羽毛球职业选手近台快攻练习,你来我往,就一个动作,球飞来飞去,典型的机械运动,其实不这样的,每一板球的力量,撞击与摩擦,弧线与落点,击球的位置都是在调节和控制着的。

就说击球位置,我们理解就是球过来便打,哪里是这样,可以在高点打击的,也可以在上升期和下降期,而上升期和下降期还有前后之分,打击也不纯粹的碰撞,有摩擦的分力,其中妙趣球员最清楚,表面上的极度重复却隐含着无穷的奥妙。

我练习羽毛球,拉后场,高远球,平高球,网前放、搓、扑、挑、推,勾,等等,也都是反反复复一个动作的重复,但竟然歇不下来,连续三四个小时,兴趣盎然,为什么,因为其中调动的不仅仅是我们的肢体,手腕,手指,还有性灵和智慧。

运动就是重复,运动的重复妙趣横生,运动的巅峰就是无数的汗水和重复,时间是重复的,路是重复的,球的往来的抽送是重复的,难道因此我们就可以说时间是单调的,路是枯燥的,球是不能承载智慧的吗?

显然不对,时间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事物之一,路更是带我们去领略绝好风景的网络,球与人类的情感世界有着绝妙的异质同构性,而喜爱在我看来几乎就是生命单元的核心内容,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流动是最纯粹的重复,我们却在流动中看见锦鳞游泳,岸芷汀兰,其实,你用心窥探和体会,又何止是这些呢!

有句话说: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而羽毛球运动则是:不在重复中爆发,就在重复中“死亡”!

日本是世界羽毛球锦标赛参赛人数最多的国家,国家羽毛球男子双打没有参赛资格。总数低于印度

8月22日,2022年羽毛球世锦赛就将在日本东京正式打响,各支队伍的参赛大名单日前已经最终确定,其中东道主日本队成为所有队伍中参赛人数最多的,但也未能实现五个单项全部满额参赛,他们在男单上只有3人参赛,少了一席,另外四个单项上实现了全满额参赛。而国羽在今年世锦赛上,将会出现首次没有人参加男双比赛,另外在男单及混双项目上,也均只有3个席位,好在女单和女双都获得了满额4个席位。

作为年度最为重要的世锦赛,所有队伍和选手都期待着能够实现世界冠军的突破,所以在最后一个月的时间内,大家都开始了紧张的备战。作为东道主的日本队,他们将继续在家门口冲击好成绩,虽然主教练韩国名帅朴柱奉并未像一年前的东京奥运会前豪言要包揽全部5冠的口号,但依然喊出了冲击冠军的好成绩。从参赛的名单来看,日本队实现了最大化参赛,只是在男单项目上少了一席。桃田贤斗、常山干太、西本拳太三人携手出战男单,其他四个单项全部获得了满额4个参赛席位。

国羽方面,男单、男双和混双都未能实现满额,在谌龙退出之后,石宇奇参赛,男单依然是只有3人具备参赛资格,还有陆光祖和赵俊鹏两人。男双方面则因为新组合在过去半年中未能快速提升排名,导致在截止日到来之际,未能有人进入到大名单之内,所以今年世锦赛上,国羽将首次无人参加男双比赛。另外混双项目上也只有3个席位,除了雅思组合和黄鸭组合外,外加郭新娃/张殊贤。女单和女双均实现了满额4个参赛席位。

其他主要参赛队伍方面,印度尼西亚的男单和男双均是满额,女单2席女双和混双都是3席;韩国只有女双满额,男单1席女单3席男双2席混双2席;马来西亚男双和女双均是满额,男单和女双均是2席,混双3席;印度则在男单、男双及女双三个项目上满额参赛,女单3席混双2席;泰国男单和女单均是满额,男双1席女双3席混双2席;丹麦男单满额,女单3席男双2席女双1席混双2席;中国台北男单、女单、女双均是2席,男双和混双均是3席;中国香港男单、女单、混双都是2席,女双1席男双无人参赛。

从整体参赛数量上来看,国羽与主要竞争对手印尼、印度、马来西亚等队伍相比,人数均是不及,特别是在实现五个单项都有人参赛的情况下,国羽在主流强队中已经掉队。事已至此,期待国羽在参赛的4个单项上实现突破,力争佳绩。

40岁的谢杏芳晒着最近的照片!双马尾风格,充满少女情怀,身家超亿,愿意协助林丹

近期,谢杏芳在某社交媒体上分享了一组自己在西藏跟随朋友旅行的照片。她在这组照片旁边还配文到:同一时间,同一地点不同的心,有不一样的言语。感慨自己这么多年过去了,再次来到西藏旅行,内心不同的境遇。

从谢杏芳拍出的照片来看,如今40岁的她依然还像一个少女,身穿深蓝色卫衣,手上戴着机械手表,更加凸显年轻的样子,头上扎着双马尾,这次谢杏芳的双马尾造型少女感十足,一点也看不出来她已经是一个40岁的女人。许多谢信芳的粉丝在底下纷纷评论,谢杏芳简直太美了,皮肤保养的还是很好,看不出来一点皱纹。

如今的谢杏芳已经从一名优秀的羽毛球运动员转型成为了一名企业家,她一手创立了一家母婴产品公司,经过她的努力,公司的盈利额已经上亿,谢杏芳也成为了一名身价过亿的女富豪。谢杏芳在闯出了自己的一番天地后,并没有忘记自己的家庭,甘心辅助林丹去进行夏令营活动的组织,没有一丝一毫的抱怨。

在林丹组织的一所羽毛球夏令营俱乐部中,谢杏芳是十分尽心尽力的,她时刻陪伴着夏令营的孩子们进行羽毛球训练,在她们训练的时候给予他们最大的帮助,在训练结束后与这些小球员们分享自己的羽毛球心得,传授冠军的经验。经过谢杏芳的帮忙,如今林丹的夏令营俱乐部已经创办的越来越好,知名度也越来越高。希望未来在夫妻二人的共同努力下,他们的事业能够越来越红火,感情也越来越稳定。

林、林、李作品展在浙江省美术馆开幕

乐清市融媒体中心记者 王常权 文 照片由梁卉子、陈幼微、吉辰嘉木、野草、高泉智提供

7月30日10时30分,由浙江省美术家协会、浙江省摄影家协会、温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中共乐清市委宣传部主办,温州市美术家协会、乐清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乐清市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温州市摄影家协会承办的“雁山乐水‘画’传承——林宣文、林丹、厉靖作品展”在浙江美术馆开幕。

三位艺术家的作品分别在浙江省美术馆的7、8、9号厅展出,分别展出了林宣文水墨画、林丹《向海而生》摄影作品以及厉靖油画作品共145件,全面反映了三位艺术家在各自艺术领域的成就。

开幕式来宾众多,包括政府、文艺界的领导,林宣文、林丹、厉靖三位艺术家的亲友、同事,以及许多艺术家与媒体等。

【作者简介及部分作品赏析】

雁荡岩瀑。45X46cm

心闲物自闲。69X136cm

境由心造(二)。39X39cm

境由心造(十)。54X59cm

源远流长。80X127cm

滩涂牧场

涂田之浦

海涂版图

涂上长廊

渔船归港

碧水响岩。60X60cm

待发。40X40cm

古村夕照。120X120cm

古意灵峰。130X100cm

静溪。60X80cm

有1000个羽毛球拍和1000个甜点。甜点不仅仅是一个物理概念

都知道“有一千个观众,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其实,有一千支球拍也有一千个甜区。

即使球拍的型号批次相同,拉线后甜区都会各有微变,精细测量绝不会完全相同,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对每一位球友来说,甜区不仅仅是一个物理学上的概念,某种程度上应该更有形而上学的模糊性和神秘感。

我们打球的时候尽量用甜区去击打,是因为从甜区打出去的球力量相对要大,稳定性相对要好,球也相对更容易控制弧线和落点,相对什么?甜区之外的所有击球区域,我们姑且称之为“外甜区”。

很少用65的线,有一段时间,对85的线衣比较着迷,可惜太不耐打了,就彻底换成80,并相对稳定下来,也许是习惯了80的手感,总觉得95和80P到底有点硌手,即使它依旧很不耐打,还是坚持用到了今天。

可惜越来越不耐打了,基本上是三四次,也就是7、8个小时左右,竖线的中间两根之一横线自上而下789处100%要断,太太有压力,又不想适应耐打点的线,怎么办,终于想出了两个招数:一是尽量少用自己的特长技术,劈吊劈杀;二是能不用就尽量避免用甜区打球。

成绩有影响,但可以接受,欣慰是断线的周期加长了,而自己尽量不用甜区击球在技术上也获得了不少意外的收获。

首先是发球,双打尤其是混双发网前小球,在充分引拍的情况下,可用横线自下而上567根部位击球,球吃住的时候,速度虽然比用甜区击打慢了一些,但落点比较近,几乎是在对方前发球线上。

尤其是发1号位的,非常稳定;偷发后场球的时候,拍面要沿着中杆轴心摆动,产生拍面角速度,产生旋转力,这时,击球的部位用9点内侧一点,可以产生最大的拍面角速度,4号位,偏重用10点左右的部位,又高又远,3号位,偏重8点左右的部位,不容易出界和错区。

虽然要求自己尽量少用甜区劈吊劈杀,但这个技术是自己的看家本领,实战中还是该出手时要出手,只不过把击球点略微做了一些调整。

劈吊时,尽量用外甜区的下部,球速明显慢了,但当你充分引拍用力挥拍的时候,球的落点很贴网前,弧线基本是过网下落,不往前走,几乎都在对方前发球线内;

而如果是劈杀,则用外甜区上部位置,就是横线最上边的那56根线,这时最要注意的是肘部一定要抬得更高,以便压住球,吃住要,指实掌实,快速发力击球,肯定的是球速没有甜区击出的快,而落点则靠后了很多,但打击对方正手位,则会收到意外之奇效。

最后还有一些特殊情况下的击球,有意识的控制自己不用甜区,也会有令人深感意外的效果,比如接杀,用3、4点的小扇区切击,不容易冒高,而反手勾对角,根据击球点的高低,选择性的用拍头部位,效果也很神奇,而放网前球,根据球的远近高低,你有意识的选择外甜区部位击球,相信一定会给你带来更多的惊喜。

其实,用拍面的不同部位击球在乒乓球中是最有讲究的,发下旋球,一般用球拍下部的部位击打球体,而发不转球,则要用上部击球,反过来,拉球的时候,球体则要首先接触到球拍的上部位,这样的出球就非常转,拉假弧旋则需要球体接触拍面的中下部,以迷惑对方,而那些进攻性强的暴冲球则大多要求击打到球拍的甜区。

终于知道为什么国语现在被人恨了?它曾经强大到足以让人嫉妒

因为最近没有羽毛球比赛,所以一直在整理以前的比赛记录,到时会分享出来,从2001开始。经过这么多天的整理,得出一个结论:曾经的国羽太强了,大到世锦赛、小到300级别的公开赛(以前叫黄金赛,分星级),国羽基本都是2个冠军打底,正常发挥4个,包揽5个是家常便饭,无冠的情况少得可怜。

最高光时刻要数2010-2012,连续3年的世界大赛,国羽都包揽五金,还有汤尤杯+苏迪曼杯,反正能拿的冠军都带回了家。说真的,这让其他协会球员怎么活儿?去了就是争亚军吗?唉,想想也挺可怜的。也难怪现在的外协会球员经常给我们穿小鞋,因为以前被压制得太厉害,无处发泄。

这里面首当其冲的就是维汀哈斯,人称羽坛纪检委,别的事有没有管不清楚,国羽的事倒是上心不少。曾经举报国羽男双球员打假球、或者指责国羽球员没有风度、让球啥的。总之,国羽芝麻粒点的事情,放他那都能说成西瓜大。

不过,这位还好,就是发发脾气。最可气的是世界羽联,直接就在明面上搞小动作。比如国羽的签位,女单经常首轮就上演内战,曼姐对此有苦说不出;还有混双郭新娃/张殊贤,连着几个公开赛,首轮不是对阵雅思、黄鸭,好不容易摆脱一轮游了,第2轮又对阵渡边勇大。郭:要是不想我打球就直说

现在外协会球员已经进步不少,羽坛呈现群雄纷争的局面,也挺好。一家独大没什么意思,有人追赶也不错。就是以后少穿点小鞋就行

台北羽毛球公开赛没有质疑鹰眼系统。台湾羽毛球协会:能操作的人不能确认新冠军不能来

(观察者网讯)据台湾“ETtoday新闻云”7月26日报道,2022年中国台北羽毛球公开赛虽于24日落幕,但争议仍未平息,前有接驳车少、核酸检测慢的问题,后有全部赛程无“鹰眼”(即时回放系统)、选手面对争议球只能苦笑的尴尬局面。

对此,台湾羽协的回应是,负责操作“鹰眼”系统的工作人员在新加坡确诊新冠、无法来台,因为没人能操作,所以只能放弃使用“鹰眼”系统。此番说辞在岛内遭到群嘲。

因新冠疫情停办两年的中国台北羽毛球公开赛于今年复赛,该赛事属于世界羽联巡回赛第五级别的超级300赛事(共六个级别,级数越高赛事规格、积分和奖金越高)。本次比赛并未吸引到多少国际一线选手参加,中国羽毛球队也由于备战计划未参赛。

最终男单、女单冠军分属台湾选手周天成和戴资颖,台湾组合李洋/王齐麟获得男双亚军。尽管赛事已于7月24日落下帷幕,但争议一直没停止,不少台湾网民质疑这次比赛没有“鹰眼”系统辅助判罚,选手的挑战权益受到影响。

岛内亲绿媒体也发文批评称:“每次边线的争议球,选手都只能苦笑吞下去!这么‘大’的比赛没有鹰眼真的很不OK啊!”

对此,台湾羽协直到赛事落幕两天后(26日)才做出回应,称许多负责操作“鹰眼”系统的工作人员都在台北公开赛的前一站新加坡不幸确诊,而根据台湾地区防疫规定,所有人在入境前都得持有核酸检测阴性证明才能登机,所以这些工作人员没能赴台。

台湾羽协还称,虽然发现这一情况后他们紧急联系了世界羽联,希望对方能派遣其他人员来台,但世界羽联回复称时间太仓促、无法成行。所以就算器材早已准备妥当,因为无人可以操作,台湾羽协只得放弃使用“鹰眼”系统。

台湾羽协副秘书长陈世杰还进一步解释称:“原本规划是在4强和决赛日使用‘鹰眼’系统,在工作人员确诊之后,希望可以紧急调派人员过来,但世界羽联回复来不及,因此把没有‘鹰眼’的情况,发文给各代表队。”他还称,世界羽联并没有强制规定超级300赛等级的比赛一定要使用“鹰眼”。

台媒称,根据世界羽联规定,每场比赛的“鹰眼”系统,都必须由合作厂商的工作人员进行操作和判定。

“鹰眼”系统是AI、光学摄影、电脑视觉技术的结合,由多个高速摄像头、电脑和大屏幕组成,以追踪记录球的路径并显示记录的实际路径的图形图像,也可以预测球未来的路径。在羽毛球、网球等比赛中,“鹰眼”系统可以克服人类观察的盲区,帮助裁判做出精确的判断。

对于台湾羽协的这番解释,岛内网民并不买账,直言主办方应变能力太差,难道“全世界只剩一个操作人员”。

还有人讽刺称,有种“监考老师确诊了,考试就不用监考了”的观感。

除了“鹰眼”缺席带来的争议,赛后的颁奖典礼合影也被嘲喧宾夺主。台网民质疑称,原本应该是主角的获奖选手都被颁奖人员挡住。

对此,台湾羽协解释称,这一切都是拍照角度的问题,只要在中间位置拍照,选手都站在颁奖台上,不会被挡到。

台湾羽协还补充称,赛后主办单位和当地官员,甚至是比赛的主要赞助商,都会在颁奖时和获奖选手合照留念,拍照顺序为冠亚军选手与“贵宾”合影、冠亚军选手合影、冠军独照,并称这都是按照国际惯例。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