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毛球格局悄然改变,安塞隆、丰田Shidou等许多著名选手走上了“自由”之路

放眼世界羽坛,最近两年球员“单飞”已经成为了一种新趋势,继东京奥运冠军安赛龙之后,日本名将渡边勇大也宣布成为自由人。当越来越多的名将走上自由球员之路,世界羽坛的格局也悄然发生着改变。

在世界羽联最新一期的排名中,男单前十的选手里自由球员多达三人,他们分别是奥运冠军安赛龙、日本一哥桃田贤斗、以及被视作李宗伟接班人的马来西亚名将李梓嘉。东京奥运会之后,安赛龙便宣布退出丹麦羽毛球队,正式开启自由球员之路。自由球员与国家队球员最大的区别便是不隶属于任何国家羽协,当然,脱离羽协的管制也意味着无论是训练还是参赛,所有的事情都需要运动员自己负责,而取得的包括奖金、赞助在内的全部收益也归运动员自己所有,也就是真正意义上的职业球员。

其实,早在4年之前,因为个人赞助与国家队赞助之间的纠纷问题,与丹麦羽协发生冲突的安赛龙就有了“单飞”的想法,而东京奥运夺冠也让他有了单飞的底气与资本。安赛龙之后,马来西亚羽球男女单新生代领军人物李梓嘉与吴堇溦也在今年年初纷纷宣布脱离马来西亚羽协。为了阻止两人的单飞,大马羽协以禁赛相要挟,但最终的结果还是双方和解、李梓嘉与吴堇溦获得了自由身。就在几天前,日本双打名将渡边勇大也追随男单一哥桃田贤斗和女单名将奥原希望的脚步跻身自由球员之列。更早之前,2016年里约奥运会混双银牌得主吴柳莹与陈炳顺、男双银牌得主吴蔚升与陈蔚强也都转型成为了自由球员。不难看出,自由人已经成为羽坛名将们转型的一个新趋势。

虽然名将们纷纷投身职业化浪潮,但脱离羽协意味着需要自己解决训练和资金的问题。对于大部分经费都来源于比赛奖金的自由球员来说,能正常参赛固然是好。但一旦受到类似疫情这样的影响,随着赛事减少,收入变得不到保障。而在脱离羽协之后,如何保证高水平训练的问题同样棘手,在缺乏高水平赛事的情况下,就只能在训练中去寻找高水平的对手,以保证训练的质量和对抗强度。

十几年前,陈宏成为中国羽毛球单飞第一人,然而经费有限和训练强度不足导致当时世界第二的他一路下滑,最终泯然众人。而今,面对经费和训练两大难题,奥运冠军安赛龙给出了他的解决方案,首先安赛龙退出丹麦国家队并移居阿联酋迪拜,拒绝自己的赛事收入被国家队抽成,同时规避丹麦的高税收。在最大限度保住个人收入的情况下,他在迪拜组建训练营,邀请了印度球员拉克什亚、新加坡球员骆建佑等高水平运动员作为自己的陪练。而结果便是,安赛龙水平没降,几位陪练的水平有不同程度的上涨。比如去年的世锦赛,作为陪练的骆建佑首轮就淘汰了自己的老板安赛龙,还一黑到底成功夺冠。疫情之下,像安赛龙这样自掏腰包逐渐训练保障团队的球员毕竟还是少数,对于更多获得自由之身的职业球员来说,单飞这条路恐怕绝非坦途。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