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羽毛球的故事:羽毛球初体验

本文作者为迪迪王,首发于公众号 斜杠青年迪迪王,授权发表。文中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我与羽毛球的故事:羽毛球初体验

依稀记得是1992年的春天,记忆中那天阳光灿烂、蓝天白云。我跟在父亲后面一起出门,父亲说:‘’走,我们去买个东西。”我问到:“是什么啊?”父亲笑了笑,神秘地说:“等会你就知道了。”

那时我们家已经从阴暗潮湿的老房子搬到了泸州市的新区转盘。楼下是新区转盘的菜市场,旁边是泸州市当年唯一的大剧院-江阳艺术宫,是充满我儿时美好记忆的地方。新区转盘,顾名思义,就真的是有一个非常大的转盘,至少是在当年是非常大了,不过现在已经拆除了,变成了一个十字路口。

我与羽毛球的故事:羽毛球初体验

图:当年的泸州新区转盘,图中左侧绿房子就是百货商店

在新区转盘的东北角,有一个百货商店,相信很多城市都会有。木质结构加上透明玻璃的展示柜,展示柜后面站着热情的营业员,你需要看看的时候,营业员会推出展示柜的玻璃,从展示柜中将东西拿出来。相信同龄人都能够记得这种熟悉的场景。

父亲带着我走进百货商店,向服务员问到:“把那副球拍拿给我看看。”对,你们没有看错,是一副羽毛球拍,也就是两支。也是在到了市体校之后,我才知道了原来专业的羽毛球拍是按单支销售的,而且还没有球线。

我与羽毛球的故事:羽毛球初体验

当年的百货商店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服务员将球拍从货架上拿下来,交到父亲手上,父亲将球拍放在手里把玩,年少的我在一旁看着,木质的拍框、中杆是铁质的,顺着拍框和中杆,涂画着好看的条纹,拍柄缠着黑色的塑料胶。还没等我看仔细,父亲说:“把那副小的球拍给我看看吧。”营业员又将更小一号的球拍拿下来交到父亲手上,球拍还是一样的颜色和款式,但是明显比之前的那副小了一大圈。

父亲拿着球拍在手里颠了颠说道:“就要这副小的吧,再给我拿个羽毛球。”营业员打开玻璃柜的推拉门,在第一层的角落上拿出一颗塑料羽毛球交到父亲手上。我就这样好奇地在旁边一直看着,心想:“这是什么东西?没见过。”

我与羽毛球的故事:羽毛球初体验

当年的羽毛球拍大概长这样。

父亲没顾着和我说话,已经把钱数好交到了营业员手中。然后一手牵着我、一手拿着刚买的羽毛球拍出了商店。依稀记得父亲总共是花了13块钱。走在路上,父亲说道:“以后没事我就在院子里教你打羽毛球。”我连忙说到:“好啊、好啊。”跟着父亲高高兴兴地往家走去。

小时候家楼下是新区转盘菜市场,而我们家就是在菜市场的楼上,在通过菜市场上到二楼的平台时,会有一个巨大的活动空间,其实那就是菜市场的楼顶。为了防漏水,工人会把二楼的空地上水泥板之间的缝隙用沥青填上,这一条条的沥青就构成了一个个的大方框,两个方框连起来,刚刚好就是一个羽毛球场地的样子。有时候现在回想起来,把很多因素连起来看,很多事情其实早就在冥冥中已经注定好了。只是后知后觉罢了。

十三块钱在当时也算很贵了。

父亲带着我走到院子的时候,突然停下来,对我说:“要不我们试一下。”我高兴地回应到:“好嘛。”接着爸爸递给我一支羽毛球拍,爸爸说你到那边去,我就高兴地拿着球拍跑到了另一个方框中。父亲在远处喊:“准备好,来了啊。”我使劲地点了点头,印象中还记得那颗球朝我飞来时的感觉,蓝天中嵌着一颗羽毛球的样子。我朝着球用力将球拍挥出去。“球呢?”我心想,父亲笑笑,指了指我后面,才发现自己没有打到球,球已经落到了我的身后,我心想:“刚刚明明看准了的啊,怎么没打到。”父亲接着让我把球递给他,说我们再来一次,我铆足了劲儿说:“好。”接着父亲又将球朝我发来,我看准了球,再次用力地将球拍挥出去,结果又是一个大空拍。父亲看出了我的沮丧,说到:“我们再来一次啊,但是事不过三,再打不到我们也要回家了。”我认真地点了点头,父亲再次将球发向我,我汲取了前两次的教训,觉得得挥慢一点,好像没有看着那么简单,我得认真一点,我盯住球头,再次用力地将球拍挥出去。结果又是一个大空拍,我连忙捡起羽毛球,听到父亲笑着在另一边说:“事不过三哦,我们改天再来吧,回家啦。”我也只好悻悻地跟着父亲往家走去,心想:“看着挺简单的,明明瞄准了的啊,怎么会打不到呢,奇怪。”

我与羽毛球的故事:羽毛球初体验

图为泸州钟鼓楼,记忆中的天更蓝、云更轻、阳光更刺眼。

这就是我的羽毛球初体验了,年少的我在父亲的带领下,第一次接触到了羽毛球。小小的我那时候怎么也想不到,也就是从这副小小的羽毛球拍开始,在长大后走上了职业运动员的追梦之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