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毛球没有力量,老司机也不能假装有力量

羽毛球之所以有趣是因为他的每一个球路都有讲究,运用得当你能不费吹灰之力碾压对手,所以高远球、平高球、反手球、被动球,碰到这些球路的时候你就要多琢磨,勤思考,结合自己得特长把这些球打出更高的境界。

1.初级——高远球:曲折的上升,永远的追求

高远球,每个打了三个月以上的都知道:是基础的基础,是重中之重。从入门到中级到高手,从几个月到三五年到十年如一日的,都在孜孜以求高远–高、高远。高远难吗?不难。高远容易吗?不容易。

(身体协调,动作优雅的高远球)

大家有没有这种感觉,经过刻苦的练习,反复地琢磨视频,细致地观察身边的高手,或者水到渠成,或者瞬间顿悟,欣喜地发现自己高远有成。怀着兴奋的心情打败平日的对手。。。可很快,就会发现有新的高手,依然用高远,平高,把自己完虐,而自己仿佛已经练成的高远,比较之下,依然苍白无力。

到底为什么?其实很简单:高远,是一个阶段性的曲折向上,不断提升的过程。

(马林反手高远球到底线对手高远球不到位被马林劈杀)

高远,首先能达到的是远。多远是远?从自己底线,打到对方两条底线之间,此为远。只要不是孩子,有点力气,掌握了基本的动作,侧身,亮肘,鞭打,握紧,就能打得够远了。这是第一步。

第二步是高。刚刚走完第一步的,发现自己的球经常被对方起跳截住。毛病很明显,没有高度,不能过对方的顶。这时候,就要提高高度。首先找对击球点,肩上高点击球,给一定的向上角度。好了,球终于飞得高了,这时候发现,对手被逼到了底线,回球线路,速度都受到了限制。

(又高又远的高远球)

可还是不行。虽然可以打败70%一起开始打球的同学,但遇到一个打了几年的,对方好像没怎么用力,自己压到对方底线的球忽然从自己头上唰地过了,快得不可思议,可偏偏并没有出界,而是到了最高点,直直地下落。要么接不到,要么勉强回球被杀。

(快速的高远球,需要快速的爆发力)

这就是第三步,快。于是知道了平高,知道了如何利用手指,如何主动内旋,甚至用上了蹬地的力量,打出了快速的平高。这时候,90%的同学,都不再和你对拉了。

在球场遇见老司机,他的球好像总是有那么一点点地迟滞,他出手前你不得不停下来等着,导致无法快速启动。刚停下来,他的球忽然就过了你的顶,一下子把你打入被动的深渊。这个慢字,就是第四步。出手瞬间的停顿,之后惊人的爆发力,成了你下一步的追求。

等到终于慢也有了,你还是发现,总有那么些人,虽然越来越少,能用一个貌似普普通通的高远,或者平高球,或者让你措手不及,或者让你判断失误,或者直接变成一个吊球,让你永远无法顺顺利利,舒舒服服地回球。你知道,你又遇到了更高的高远境界。

远,高,快,慢,还有准(专打底线和边线),同(动作一致性),变(角度,落点),稳(看看林丹的高远吧,不服不行啊),加上主动,被动;正手,反手,真的是“穷一生之力”的追求了。

2.中级——反手对角:隐藏在弱点下的杀招

水平到了中级以上的球友迟早要面对如何提高反手的问题。这个问题有可能纠结很长时间,却难以看到明显的进步。所以,反手一直被认为是业余的弱点。攻击反手,成了一种卓有成效的战术,在单双打中广泛地运用。

然而正是这个公认的弱点,提供了我们在坎坷寻觅完美反手的过程中,以尚未成熟的发力来出奇制胜的机会。

实战案例一:男单

你头顶杀球,对手被动下挡网,你一个箭步来到网前,反拍平探而出,收肘转腕,0.01秒后,球快速平飞,跨过球网,在几乎赶到的对方拍头前划过,落入对方界内。对方要么被动起球,要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球落地。

实战案例二:混双

对方女选手挡网前反手。我方女选手再网前以一个斜斜的弧线飞越球网,落入对方空无一人的左半区,要么对手被动挑球,要么对方留下刚刚刹住奔袭的脚步,一前一后站立在右半区的两人,面面相觑。你站在网前微微一笑。

这是一个不难的动作。难在意识,在时间上的拿捏,在力度上的控制,在羽毛球那些难以捉摸的性质上的把握。这个球的成功,在于大家公认的反手的弱点,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已经无可变化,对方的精力,完全放在如何干净利落地解决你的直线回球。这个成为很多人定式般的想法,成了你的最好机会,你能把握吗?

(李宗伟的反手勾对角在林丹的意料之外)

反手网前,中腰以及后场被动回球的时候,对方注意力是你的直线。利用好这点,你不需要惊人的爆发力,不需要完美的反手步法和动作,你用一个几乎没有多少声音的对角击球,创造了一个小小的奇迹。

3.老司机——变化:羽球的魅力,永恒的灵魂

如何变化,我相信任何对胜负有追求的朋友,都思考过,摸索过,实践过。我可以不夸张地说,羽球真正吸引我的,正是对抗中无穷无尽的变化。毕竟,归根到底,羽毛球不仅仅是身体的运动,更是大脑的博弈。

(1)最容易想到的是线路,角度和落点的变化。

(线路多变)

在充分调动对方后,对方往往在所处位置较远处留出空档,成为下一个攻击的目标;进一步思考,在对方努力弥补自己的空档时,进攻重复落点,是不变的变化;也可以判断对方的行进路线而选择打出追身,在对方移动中(尤其是前后移动中)颇有奇效。

(2)速度的改变也是经常运用的。

(杀球变网前吊球)

吊球,平高的结合;扣杀时加入轻重缓急的变量;平抽快挡当中突然的放网。。。种种战术,以打乱对方重心,影响对方判断为目的,直到最后的致命一击。

(3)节奏的变化。

人是懂得偷懒的,一旦一种节奏形成,就会产生惯性的依赖,改变它需要全身心的调动。

(双方再对拉的过程中,安赛龙突然一个斜线吊球)

例如在对拉中,忽然的吊球会让对方猝不及防,节奏的变化涵盖了落点和速度的变化,但不仅局限于此。它可以超越单个分数。例如在连续发小球后,忽然发后场球。它甚至还包括了非技术性的手段,我们业余选手做到心里有数,就不追求了。

(4)我们最津津乐道地,恐怕是手法的变化了。

(李宗伟接球时手法的改变)

动作的一致性,迟滞的出手,良好的爆发力,对场上双方位置的良好的观察和掌控,提供了无尽的变化的可能。我们都乐于称之为“假动作”。这儿,特别强调一下动作一致性和停顿。

这两者,应该成为“真动作”的一部分,远远比所谓的“花式”的假动作有效,而且不影响正常发力。

(5)最难的就是意识的变化了。

很多球友恐怕都有被抓习惯球路的痛苦经历。也有因为技术不够,不敢尝试而导致的回球单一,形成“死穴”。很多情况,可以通过改变打法来缓解。我用自己的一个感悟与大家共勉:“如果自己觉得别扭的回球,对方也会觉得别扭”。

(意识上的改变是最重要的)

场上以及对手的变化,可以以“瞬息万变”来形容,我只能列举一些主要的和球友探讨。敬请大家补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