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英羽毛球公开赛结束了。它需要适应形势的迅速变化

北京今天凌晨,2022年全英羽毛球公开赛落下帷幕。在新周期的第一次全英舞台上,每个单项都在酝酿着新的格局。冠军们不全是新面孔,但比赛中处处是新的变化。

变化中的新格局

安赛龙第二次在全英登顶,山口茜首次夺冠,无论是状态还是实力,两人都很有优势。男单和女单领域的领军层依然是那几位一线选手,但后面的新人们已经跃跃欲试了。决赛场上,站在安赛龙和山口茜对面的都是“00后”选手,一位是代表了目前七位印度男单中最高水平的拉克什亚,一位是已经夺得过总决赛冠军、世界排名进入前四的安洗瑩。

拉克什亚和安洗瑩有相似的特点——少年老成,能掌握节奏,身板也都还需要再练得更壮实一点。决赛中,他们在强手面前都显出各自的劣势,这些都权当学费了。在成长周期更长的单打项目上,现阶段能搅局的大概就是已经在一线比赛中涌现出的新人们。

双打就不一样了,像菲克里/毛拉纳这样实现一飞冲天的组合不完全罕见。他们之前最好的成绩仅是超级100赛冠军,如今连续击败“小黄人”、“小保姆”、“亨山”这三对一流组合夺冠,直接在100之后加了一个0。六对印尼男双参赛,最后差点包揽四强,夺冠的还是新面孔,他们既在继续组建集团优势,又在新周期加剧了队内的竞争。

同样冒新的是女双,志田千阳/松山奈未在一个合适的时间点顶住了几近跌倒的日本女双。这一次女双八强全部没有夺得过全英冠军,像印度总教练戈比昌德的女儿都已经向决赛发起冲击了,这样的格局是赛前万万没想到的。

至于混双,最令人难以适应的就是“雅思”和“黄鸭”会师的时间点不是决赛,而是半决赛。不变的是,争冠组依然还是前列的几对组合。

“插班生”适应中

如果说去年10月国羽参加丹麦公开赛是汤尤杯后的“附赠品”,那么开春以来的欧洲比赛才是国羽在疫情发生以来真正重返世界巡回赛。在前两年的很多公开赛上少了国羽的身影,这一次,我们回来了。

回来的第一站,国羽在德国打入了四项决赛,收获2金3银;隔周的全英赛,国羽的表现较上周回落,获得两项亚军。对于这位突然重新回到公开赛行列的“插班生”而言,一切还在适应中。如何连续参加公开赛,如何在赛中调整,他们上次碰到这样的命题已经是整整两年半之前。

冬训储备了力量,重返巡回赛,大家都很想发挥和展现出来。在德国赛迎来一次开门红,兴奋之后迎来级别更高的全英赛,很久没亲身体会过的一些赛中调整问题出现了,这值得总结。不过,我们也看到了像郑雨/张殊贤这样的新组合带来的希望。她们在德国赛连克三对韩国组合,在全英赛淘汰两对种子组合,在搭档的第二站比赛就闯入决赛。单从决赛来说,结果是有遗憾的,但从整站比赛来说,整个过程足够惊喜。正如“不是状态不好就可以随随便便输掉的”这句话,在状态不好的情况下,我们依然能看到队员们在场上找办法应对困难。

贾一凡在间歇时说“我在网前努力抢几拍”,“黄鸭”在状态大好的“东渡”面前的表现完全不逊色于对方,困难面前,他们通过多拍相持、通过积极调动自己去和时间争得机会,博弈出再得一分的机会。输赢定结果,但成败不只在结果,还有拼搏的过程。

这一周,瑞士公开赛又将继续,希望国羽将士们调整好状态,迎接又一次挑战。

全英公开赛决赛赛况

男单:安赛龙(丹麦) 21-10 21-15 拉克什亚(印度)

女单:山口茜(日本) 21-15 21-15 安洗瑩(韩国)

男双:菲克里/毛拉纳(印尼) 21-19 21-13 阿山/亨德拉(印尼)

女双:志田千阳/松山奈未(日本) 21-13 21-9 郑雨/张殊贤(中国)

混双:渡边勇大/东野有纱(日本) 21-19 21-19 王懿律/黄东萍(中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